淘宝批发市场进货

jason 1305 2021-09-19 18:45:37

淘宝批发市场进货与淘宝

第一个淘宝店主起诉供应商进行审判

3月22日,经济观察网记者杨萍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开庭审理,第一淘宝店主起诉供应商。除双方律师外,被告杭州尚瑞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尚瑞公司)也到庭。在整个一审过程中,原告从未出庭。本案原告为上海市闵行区七宝宝豆斗乐母婴用品商店(以下简称宝宝豆斗乐),业主名称为韩晖。开幕当天,韩晖授权律师出庭。在法庭上,当双方激烈争论时,一场非正式的谈判正在法庭外进行。上海奥卢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卢公司)派人到宝宝饭桶乐公司,找到韩晖,希望韩晖撤诉,双方和解。为了保存记录,韩晖特意把公司负责人带到前台谈判,因为前台装有留下证据的摄像头。在谈判过程中,韩晖拒绝了对方的和解和赔偿要求。澳洲土地公司为什么要出面和原告谈判,公司和被告尚瑞公司是什么关系?与原告小豆豆音乐公司是什么关系?

意外收到淘宝处罚通知

本案原告韩晖是上海市闵行区七宝婴儿导乐母婴用品店的经营者。2006年6月7日,经过淘宝实名认证后,韩晖以个体工商户的名义在淘宝开了一家网店,与实体店一起销售母婴用品。之后放弃实体店,全职经营淘宝网店。经过四年多的努力,网店已经积累了超过95万的信用赞,成为淘宝的金冠卖家。网店每天的页面浏览量高达3万。韩晖通过网店,进行了数千笔交易,月销售额约300万元。去年10月21日,当韩晖在外面工作时,她突然接到一个员工的电话,她的心立刻就挂了。当她匆忙赶回公司时,发现她的网店收到了淘宝的处罚通知,罪名是“侵犯他人公平3级知识产权”和“B 12类节点处罚”,分别于10月21日14时40分和14时41分实施。在淘宝网店工作了近5年的韩晖立即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这个处罚决定意味着她的网店在处罚期间会失去一些功能,比如不能再给新宝宝穿上,已经放在架子上的宝宝到期后不能再放在架子上。禁止修改已上架婴儿的内容描述,禁止修改已上架婴儿的编号,屏蔽搜索功能,即顾客通过淘宝的搜索功能在店内找不到任何婴儿。宝宝推荐数量也是90。更有甚者,“消费者保护服务”的标志被取消,这意味着消费者只有想进入网店才能直接进入网站,简单来说,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对网店的页面浏览量和商品成交量的致命打击

多边主义谈判

知道那天是下午5点多,韩晖打算马上去淘宝总部,但那天她没有买火车票。第二天一大早,刚上车,匆忙的韩晖就开始疯狂地打电话。淘宝说:你被厂家投诉了!起初,韩晖认为这是因为价格问题。作为品牌代理,最大的担心是价格混乱。然而,我们的销售价格完全符合代理商的要求。后来淘宝小二告知,厂家投诉是小豆豆音乐销售的MAM产品是“假冒侵权商品”,构成侵权。MAM是来自澳洲的知名婴儿用品品牌,杭州尚瑞公司是该品牌在中国的总代理,奥卢公司是尚瑞公司在上海的经销商。韩晖告诉记者:“我们的网店在上海,通常我们不能直接从总代理处进货。我们必须从上海经销商那里购买商品,所以我们的MAM产品都是从奥卢公司购买的。”韩晖迫不及待地给澳地公司打电话,说中间可能有误会,希望澳地公司帮忙,让尚瑞公司先取消投诉。“澳大利亚土地公司的回答是,尚瑞是总代理,他们同意取消。我给尚瑞打电话的时候,尚瑞公司说这件事委托给澳洲公司,去了澳洲。”对于“踢球”的做法,韩晖并不像时间那样难过。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出示证据,让淘宝撤销处罚。在淘宝总部,韩晖通过宝宝的触发器得知投诉内容是“卖假货”。韩晖将MAM产品的购买证明和国外官网的链接发给淘宝小二,证明她在网店的产品有正规的购买渠道,是官网的产品。淘宝看到这些证件,是处罚第二天(周五)的下午。当时淘宝撤回了对宝宝小费音乐的投诉。因为发生在周六和周日,网店的相关功能要到下周一才能恢复。就这样,从10月21日(周四)接到处罚通知到10月25淘宝批发市场进货日(周一)网店功能恢复,韩晖的网店呆了四天。在此期间,搜索功能被封锁,许多客户无法进入网店,他们收集了网店链接的老客户。在进入网店并看到离境通知后,他们都询问了此事,有些人甚至要求退款。韩晖说,在那四天里,她和她的员工过得很简单,只能解释和安抚顾客。

案例开发

淘宝撤回投诉,给尚瑞公司回复。看到邮件后,尚瑞又给淘宝发了一封邮件,说“我们尚瑞贸易从来没有授权澳洲公司销售MAM产品”。韩晖告诉记者,淘宝已经将他们与尚瑞公司的两封邮件转发给了她自己,因为转发的邮件不能作为证据而不公正。尚瑞授权奥卢公司销售MAM产品了吗?为了获得证据,韩晖使用了一种策略,假装她没有取消投诉,亲自找到了这家澳大利亚公司。“我的积分还被扣,很影响我的生意。有什么方法可以消除误会,解决问题?”后来澳洲公司派人给韩晖签了经销商协议,授权小豆豆乐销售MAM品牌产品,并收到5000元定金。韩晖问:“我如何证明我是你的正式经销商?万一尚瑞说你不是他们的授权代理,我怎么说是你的正规经销商呢?”这时,澳大利亚土地公司拿出尚瑞给他们的授权书,因为是复印件,韩晖特意让他们盖了尚瑞的公章。因此,韩晖获得了奥卢是尚瑞的正式经销商的证据和销售MAM产品的授权书。据了解,3月22日开庭当天,韩晖律师提出两项要求,一是要求被告在媒体上公开向原告道歉,二是要求被告赔偿原告10多万元。最开始上瑞公司要求庭外和解,也就是和解。随着案件的审理,尚瑞公司改变了主意,放弃了私事,重点关注原告购买凭证的真实性。尚瑞公司认为,韩晖提供的购买凭证涉嫌欺诈,不足以作为证据。韩晖认为,尚瑞公司在没有任何检测行为和出具检测证明的情况下,谎称在网店销售的MAM产品为假冒产品,严重损害了婴儿豆豆乐的商誉。至于购买证明,由于品牌购买量小,每次购买只需打印购买证明,无需公章或发票。一审双方辩论失败,法院决定改日二审。

淘宝批发市场进货与淘宝

疑似事件源于竞争对手的恶意竞争

经过与奥卢和尚瑞多次沟通和调查,韩晖强烈认为此事与行业恶意竞争有关。韩晖为她的疑惑提供了各种分析:第一,澳洲和尚瑞都不了解淘宝投诉流程和投诉漏洞,知道这些的一定是在淘宝网店从事多年的运营商。其次,目前在母婴用品的网店,又有一个淘宝卖家和自己合作,然后由于种种原因,合作无法继续。这个卖家和供应商澳大利亚土地公司关系很好。“我看到他们都在和澳洲和澳洲的仓库合作,肯定有一定的利益关系。”

韩晖的猜测是,这个熟悉淘宝投诉流程和投诉漏洞的卖家把这些经历告诉了澳洲公司,澳洲公司暗中操作,MAM总代理尚瑞公司向淘宝投诉。按照这种逻辑推理,一切似乎都是合乎逻辑的。

有两个明显的问题:一是淘宝网店的购买凭证二是淘宝的投诉流程及其处理方式。购买凭证的真实性之所以成为双方争论的焦点,韩晖的解释是“行(业)内购买少量商品,大家都相互了解信任,无需每次都加盖公章开具发票。而且这个行业本身利润很微薄,公司不开发票,除非你需要给大品牌的供应商开发票,你可以让他一次性给你开。像这样的小额一般是不公开的,我们对此(开票)也没有任何意识。”因此,每次购买后,韩晖的网店只得到一份机器打印的清单,没有公章。

从韩晖的网店收到投诉到最终取消投诉,人们不禁会想到淘宝在其中的作用。“首先,奥卢公司和尚瑞公司根本没有实质性的调查取证,证明我们卖假货,我们利用他的身份(正规代理身份)给淘宝发邮件(投诉)。淘宝没有经过任何调查。直接给我们这些卖家一些惩罚就行了,我也遇到过很多次了。”韩晖认为,淘宝在本案中扮演了“帮凶”的角色,但她毕竟以后会在淘宝上做生意,所以她没有将淘宝告上法庭。

“长期在网店的人都知道淘宝的投诉流程和存在的漏洞,有人利用这些进行直接攻击。我对如何建立和维护网上交易秩序非常非常困惑。而且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淘宝就规定,扣12分就关。”韩晖告诉记者,作为一个店主,她经常睡不着,总是担心被淘宝处罚。投诉以撤销投诉和恢复网店的职能而告终。然而,韩晖觉得自己的商誉受到了严重损害,于是向法院起诉尚瑞公司。目前该案正在审理中,近期将进行二审。本网站将继续在关注发展本案[经济观察网]本网站:

去批发市场拿货技巧(怎样去批发市场拿货)

做淘宝,去批发市场拿货还是直接厂家进货?

我之前一直在一家做零售以及批发的公司给老板做淘宝,从客服、打包做起、后来自己学习了摄影、美工、刷单。现在想自己做淘宝,对自己做淘宝店的能力也有一定的信心,我们属于小类目,竞争不算很激烈的那种。但现在为货源的事情发愁。

虽说本市有批发市场,但去那里拿货卖的话有几个弊端:

一、家离批发市场有点远,光骑电动车来回就得一个小时,如果网店卖了再去拿货的话。挣钱的还好说,如果不挣钱或只挣几块钱,那我跑一趟自己都觉得不值。而且即使以后生意好了,还天天都得跑一趟批发市场,无疑是浪费时间.

二、如果批量进货的话,担心价格方面缺乏竞争力,一是批发市场卖的都是大路货,这样的货在淘宝上到处都是,会陷入价格战,二是这些批发商也有可能拿的是二手货源甚至三手货,这样价格就太没优势了。

如果直接从厂家进货的话,也有几个弊端:

一、想先要一个样品看看质量的话,价格非常的贵

二、厂家一般都要量的,一次进货最少几百块,多的几千几万的。几百块还好说,但几千几万块,我网店才开,贸然进那么多货,风险太大。

三、有很多厂家只有自建的网站,并没有在阿里巴巴上开店,而且即使开的有,有些觉得量太少,让直接打款才能再发货,如果遇到骗子怎么办?一旦遇到,我将损失惨重。

不过厂家拿货也有一些好处,就是长期拿货的话,价格应该也会降下来,会比批发市场的低。二是可以找到新产品,小众产品,这样比较有利润,我倾向于做有利润的产品,那些一个件挣二三块钱的不是不能做,但全店都是这样的产品的话,那我这网店开的就太没意思了。

请有经验的行家帮我这个入门者答疑解惑,万分感谢

查看问题描述

上一篇:上海化妆品批发网
下一篇:淘宝卖家寻找货源的渠道大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